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丧尸末日的变态色魔】(02)作者:piaoyan9
【丧尸末日的变态色魔】(02)作者:piaoyan9
字数:5990


             第二章、傲娇萝莉

   「这,这是什么?」随着冰冷的清水灌进她的直肠,原本在高潮后处于失神 状态的林艺冉立刻清醒了过来,一边问,一边努力的撑起上身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却被我一脚踏在后背上,把她压回了地面。

   「乖,不要乱动,说好了今天一天,你要好好的陪我玩玩的,可别坏了我的 兴致,否则……哼,不过说起来,我倒是觉得你这个贱逼乐在其中呢。」

   「我……我哪有……」林艺冉似乎想为自己争辩一下,可是声音却非常低显 然没有什么底气,而且随着这一句没底气的争辩,她那些反抗性的动作也全都停 了下来,任由那些冷水灌进她的直肠里。

   啧啧,不同于之前的那些,这个骚货是个天生的淫娃呢。

   「主,主人,我觉得,差不多了,肚子,好涨,能不能别灌了。」大约过了 半分钟吧,林艺冉的肚子隆起了一个小丘,虽然还没有孕妇那么夸张,不过对她 这种第一次被灌肠的少女来说,也很是够看了。

   灌肠什么的,真正的折磨其实并不是在灌的时候,而是在被灌完以后不允许 被排泄的那段时间所需要忍受的痛苦。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塞子啧啧,用什么做 塞子好呢?我的眼神在浴室里转了一下,最后,目光落到了浴室角落里的那个小 冰箱上。有钱人就是奢侈呢,浴室里面都要放个冰箱,里面放一些红酒之类的东 西以方便他们洗澡的时候也可以好好享受,不过现在这个冰箱已经被我征用了, 里面放了一些我认为用得上的小玩意。

   一根大拇指,啧啧,虽然女孩子的手指比较秀气,不过用来做肛塞应该还是 可以的吧。

   「主人,我,我快忍不住了,请,请让骚逼冉奴去方便,冉奴,冉奴的贱屁 眼要收不住了……」那个趴在地上的骚货真的是无师自通啊,这些不要脸的话真 的是说的越来越利索了,我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原本就是个被调教好的性奴。
   「叫什么叫,敢漏出一滴来,我就让你用舌头把地面舔干净。」冷冷的说着 话,走到她的身边,扬起巴掌来又是一巴掌扇在她的屁股上,一声痛叫的同时, 她的阴户和屁眼都是一缩,嘴里的呻吟声更加的剧烈,括约肌不断地抽搐,显然 就要憋不住了,而就在她喷出来前的一瞬间,我把那根手指的一个直接插进了她 的屁眼。

   「呜——」一声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什么的低哼过后,她长长的出了几口气, 显然塞个塞子进去,就不容易漏了,能少几分煎熬,当然,腹胀的感觉却不会因 此而减少。

   就在我打算继续做点什么的时候,下面的别墅门突然被人敲响了,而且敲击 声中还夹杂着人类女孩儿的喊叫声,啧啧,今天是我的幸运日么?抓回来一个就 不错了,没想到又有一块鲜肉上门。

   「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这里,要乖哦,不然的话……」我用手指尖隔着淡薄 的衬衫在她隆起的腹部轻轻划了一下,「哗啦,里面的东西就都流出来了。哈哈 哈哈……」一边笑着,一边把刚刚没有套在她脖子上的那个狗项圈给她套了上去, 然后从一边的洗漱台上拿了一只刷牙用的杯子丢给她,「我去招呼一下新来的客 人,你也别闲着,好好玩玩你的骚逼,把逼水给我收拢起来,要是我处理完了新 访客,你还没有弄到小半杯的话……」

   我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离开了浴室,并且用钥匙把浴室门锁了起来。逃跑? 我倒是不怕她逃,说实在的,就算她装出一副矜持而可怜的样子来,我仍旧能看 出这些小小的蹂躏带给了她多少意料之外的欢愉。一个天生的婊子,也许,她会 迷上我都不一定呢。

   别墅的门依旧在被猛力的敲着,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叫的很急促,而且,她喊 的还是「断老师,快开门,快开门。」莫非,这还是个熟人不成?

   挪开堵在门口的那个沙发打开门,一个娇小的女孩儿立刻从外面冲了进来扑 进我的怀里,这真是吓了我一跳,如果是丧尸的话,这一扑的结果简直是不堪设 想了。好在,是那个叫喊了半天的女孩儿。关上门,合力把沙发推过去,我一屁 股坐在沙发上喘了几口气,而那个女孩儿则干脆坐在了我的腿上,把脸埋在了我 的怀里。

   「女孩儿」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我怀里的这个,确切来说应该算是个萝莉。 她是我教的那对龙凤胎的同学,我不知道她的全名叫什么,一直以来我们都管她 叫真姬。

   真姬今年十五岁,是个小COSPLAY发烧友,一米六的身高,一头活泼 俏皮的短发,五官很是精致。78??56??83的三围,以十五岁的年纪来 看,真的是发育的不错了。以前她经常在我上课的时候跑到这里来找我的学生玩, 我虽然不是什么萝莉控,不过对这只美貌萝莉还是暗暗的流了不少口水。

   「喂,断老师你真是的,怎么才开门啊,我这么一只极品萝莉,要是给外面 那些丧尸当了口粮,那多可惜啊,哼,断老师最坏了,就知道宠着小芳芳,一点 都不心疼我。」大萝莉气鼓鼓的嘟起小嘴,冲着我哼了一声,然后把脸侧到了一 边,做出一副「你来哄我啊」的模样。

   「真姬,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的?还知道我在这里。」我不动声色的把她揽进 自己的怀里,有小美女自投罗网是好事儿,但是我必须弄清楚她为什么知道我在 这里。末世里的人,好心的真的不多了,要是被一些自认为武力值爆表的家伙看 到我在这里,说不定就会想进来抢点食物什么的。相对于丧尸,那些活人更需要 警惕。

   「哼,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看到二楼浴室的窗子才知道你在呢。」真姬这丫 头的性格比较傲娇,总是爱耍点小性子,估计是在家里面被惯出来的吧,不过无 所谓了,有点性子,玩起来才更加有趣不是么。

   原本搂着她的手,敲敲的挪了一下位置,覆盖在她B罩杯的小胸脯上,也许 是忙着傲娇和喘气吧,真姬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

   不过,这手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毕竟,隔着衣服。

   「唔……嗯……啊……」不知道上面浴室里的林艺冉是不是把自己弄到高潮 了,浪叫声就连浴室门都没挡住,这骚货,还真是够劲儿。

   「你这个色狼,不会是在小芳家里藏了女人吧,唉,不对啊,要是藏了女人 的话,也应该是你在上面她才会这么叫吧,难道说,是人家干着,断老师你看着? 啧啧,还真是个LOSER。」傲娇小妞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气我,末了,还加了 一个白眼。

   白眼过后,她终于发现了我覆盖在她胸部的手,立刻就是一声尖叫,一把拽 开我的手,回身就给了我一耳光,然后两条胳膊紧紧的搂在自己胸口,可是……却依旧坐在我腿上。「色狼,你干嘛乱放你的手!怪不得别人有女人玩你只能在 旁边看着!你这种没出息的男人,活该只有看的份!」骂完之后,她又把头侧到 了一边,不过我看到她在偷偷的把眼睛瞟过来,打量我的反应。

   我的面色阴沉了下来,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是不是到了什么时候都会觉得 自己高人一等啊?在末世之前,因为钱,因为身份地位什么的,我不得不向这些 少爷小姐们低头,可是现在是什么世道了,丫头,你真的认为我还需要看你的脸 色么?

   「那个……」也许是看到我的神色不善,她转回了脸来,依旧翻着小白眼看 着我,语气却有些发虚,「我刚刚是不是打的有点重了?好吧好吧,我就给你揉 揉好了。」做作的皱着眉头真姬自说自话的伸出小手按在了我的脸上轻轻的揉了 起来。

   那一刻,我笑了,这个傲娇的丫头,其实也蛮有意思的。把她揽进了怀里, 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小丫头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但是进门后依旧颤抖 着的身子却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走,我带你去找小芳。」一边说,一边从背后抚弄着她染成粉色的短发, 如果她现在能看到我的眼睛,颤抖,还会像现在这样停下么?

   呵呵……

  如果我怀里的不是傲娇丫头真姬,而是依旧在楼上浪叫的林艺冉,那她一定 不会这么开心的跟我走去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房间里现在 比较安静,相对的,真姬很兴奋。

   换做任何人都会兴奋吧,人生四大喜事之中有一件便是他乡遇故知,在这丧 尸横行的末世,能够见到之前的朋友,那种喜悦感恐怕并不下于那个。不过当我 把房门推开的时候,真姬的笑容在脸上彻底凝固了,嘴巴微微的张着,显然,她 无法接受眼前这样的事实。

   房间里关着的是我的两个学生,不过,他们并不是简单的被困在这里,而是 被我刻意的关起来。小芳是个清秀的女孩儿,略带点婴儿肥,同样B罩杯的乳房, 纤细的腰肢,粉嫩的阴唇,即便成了丧尸,也还是非常的诱人。

   什么?为什么会提到阴唇之类的?因为她现在就是被一丝不挂的被以M字开 腿的捆在一张扶手椅上啊。当然,有时候我想玩了,会给她穿上各种衣服,来个 换装游戏,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敲掉了她的满口牙齿。缺憾?这没什么,虽然我 承认我已经开始发疯了,但是我还没有疯到去和一个丧尸舌吻,所以牙齿有没有, 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旁边的地上,是小芳的双胞胎哥哥小进,他的待遇就没有小芳那么好了,他 的屁股底下坐着一个宽大的绣墩,宽大到即便他挣扎,也不会翻倒的那种。他的 两只脚被我用铁链紧锁在地面上,脖子也被一根铁链固定在地面,只不过脖子下 面那条铁链足够他把头抬到人腰部的高度。

   相对于小芳,小进这孩子似乎有点变异啊,而且,还是一种让男人都有些渴 望的变异,原本应该很幼嫩的小鸡巴,现在却比成年男人丝毫不差,二十厘米左 右的长度,足足鸭蛋粗细,事实上之前他还真是给我帮了不少忙,啧啧,最起码, 人和丧尸性交不会被感染的实验结果,就是他帮我得出来的,呵呵,否则他妹妹 怎么会是那么一种羞人的姿势呢。

   「断,断老师……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左臂一紧,然后就是一阵柔软 的感觉,真姬刚刚那满心的喜悦现在已经彻底化作了恐惧,尤其是看到曾经的好 友仿佛面对食物一样对她不停的嘶吼让她的恐惧感来的更加浓重。

   「怎么,你不是来找她的么?干嘛一副怕怕的样子?你别看小芳现在变成了 这个样子,其实,她很乖的。」说着,我把手从真姬的双臂中抽了出来,然后在 她背上推了一把。真姬被我推得向前跨了几步,直到两只手按在了捆着小芳的扶 手椅上才停了下来。

   「啊——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小芳,我是真姬啊,不要,你不要抓我!」 很巧,当真姬按在扶手椅上的时候,早已经饥渴难耐的丧尸小芳一把抓住了她的 手腕,吓得这个大萝莉疯狂的尖叫了起来。

   「怎么,你不是小芳最好的朋友么?亲热一下而已,用不着叫的这么恐怖吧。」 双臂抱胸靠在门边,看着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其实这两个丧尸我也养了挺长时间 了,一些我不爱吃的东西,通常就会喂给他们吃,以至于小进的嘴巴上现在还沾 着血污。

   我不是什么科学家,也不知道人类丧尸化的原因何在,不过这两个丧尸表现 出来的一些应激反应让我觉得很有趣。

   丧尸男孩小进,看到我以后会有一种很高兴的表现,甚至他的面部肌肉还会 抽动,努力做出一副笑的模样,而他妹妹小芳却对我充满了恐惧,以至于那双红 眼压根儿就不敢在我身上停留。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当然和之前我在他们身上做的那些事情有关了。 其实丧尸也不是不可教化的,就好像巴普洛夫的那条狗一样。

   「小芳,你放开……断老师,断老师你帮帮我,让小芳放开我啊。」虽然在 末世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是小丫头显然是第一次这样被丧尸实打实的抓住。喊叫 的声音完全变了调,夹带着几分哭腔。

   「哦?怎么,你需要一个别人干着我看着的LOSER来帮忙么?那不是很 失身份?」我并没有回应她的喊叫,只是优哉游哉的摸出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 「你们这些上等人,不是什么都能自己搞定么?一只丧尸而已,还是你朋友,怕 什么。」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个好玩的烟圈,房间里丧尸的嘶吼声和真姬的 哭喊声交织在一起,这感觉挺不错的。

   「断老师,我错了,不要,不要不管我,救救我,我不会乱说话了,断老师 你救救我……」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真姬已经吓哭了,眼泪顺着她尖尖的小下巴 不停的往下滴,而她那个其实已经咬不了人的闺蜜则在旁边伴奏一样的不停张合 着嘴巴发出饥渴的嘶吼声。

   「闭嘴。」又吸了一口,我把烟头丢在地上踩了一脚,真姬立刻用试图掰开 小芳手的那只手捂住了嘴,而奇妙的是一直嘶吼着的丧尸小芳也乖乖的闭上了嘴。 说实在的,我有点喜欢这个世界了,可以被教化的丧尸多可爱啊,唯一困难的事 情在于让一只丧尸怕你不是一顿耳光或者几句简单的威胁能够做到的。

   「你不会胡乱说话了?其实你说的也没错,以前的世道啊,还他妈就真是那 么回事。我之前有个女朋友,啧啧,一天到晚的给我装淑女,碰都不让碰,可是 我他妈的居然在一个色情网站上看到了她作为女主角的自拍视频。呵呵,有钱嘛, 有钱人就是屌,我一个LOSER能做什么?最多也就是把那个水性杨花的婊子 给甩了继续去下毛片打飞机罢了。你们这些有钱人就不一样了,票子一甩,想玩 哪个玩哪个,呵呵,感谢丧尸,让我过的比曾经的有钱人们更滋润。」

   走到扶手椅的旁边,伸手抓住小芳那和生前并没有两样的娇嫩乳房轻轻的揉 捏起来。我的手距离女丧尸的嘴那么近,可是她却不敢做出任何企图啃咬的动作, 这玩意儿,比狗都要乖呢。

   「断老师,我,我刚才真的是乱说的,给你戴绿帽子的人和我没关系,你, 让小芳放了我好不好,断老师……」真姬弱弱的伸出手来拽住我的衣袖,轻轻摇 晃着,就像一个乞求玩具的小豆丁。

   「吼吼——」似乎是对真姬乞求的声音有了反应,听话的闭上了嘴巴的女丧 尸突然又发出了两声低吼,可是她的吼声很快就因为我捏着她乳房的手突然加力 而变成了委屈的呜咽。这丫头,变成了丧尸,可比活着的时候听话多了。

   「让小芳放了你?那小芳怎么办?」我冷笑了一声,松开女丧尸的嫩乳,捏 起了真姬的下巴,「小芳现在可是我最喜欢的玩具,她饿了,我就要给她东西吃, 不然,她要是饿坏了,我就没什么可玩的了。」捏着真姬下巴的手猛地绕到了她 的脑后,把她的脸按在女丧尸小芳的乳房上。真姬刚想叫喊,小半个乳房就塞进 了她的嘴里让她只能发出嗯嗯哦哦的声音。

   人们都以为丧尸是肮脏的、腐臭的,实际上,一只经常清洗身体的丧尸并不 会有那种恶心的味道,不然我哪会有玩弄小芳的兴趣。真姬这丫头是有点百合倾 向的,平时没少对小芳动手动脚的,此时含着嫩乳,她本该很高兴才对,但此刻 她脸上有的却只是恐惧。

   好吧,对于她来说,丧尸是恐怖的,尤其小芳虽然咬不到她,却可以用舌头 在她的脑门上来来回回的舔。丧尸的温度比正常人要低很多,所以小芳的舌头对 真姬来说可能有点凉吧。

   「乖宝贝,你朋友的味道怎么样?」我像爱抚自家小狗一样抚摸着小芳的头, 小芳的嘴里又传出一声低低的呜咽,难得的扭头看向了我,赤红的眼睛里满是畏 惧和乞求。畏惧,是对我的害怕,乞求则是对新鲜食物的渴望。

   「怎么,你说你很想立刻吃掉她么?行吧,我的宝贝玩具既然想要,那就给 你吧。」我一边说着,一边作势要去解把小芳的手捆在椅子上的那条绳子。
   「呜呜恩恩,呜啊……」一直在挣扎的真姬此时的动作变得更加激烈,流着 泪的大眼睛不停的朝我这面瞟着,原本胡乱挥舞的那只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顿了一下之后,把我的手腕向着她的胸口拽了过去。

   依旧是隔着衣服和胸罩的那种不爽快的手感,不过她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吧, 这么做,其实也只是想给我一个信号,一个丧尸能给我的她也能给的信号。
   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有钱人家的小公主,呵呵,贵族学校里的优越条件, 呵呵,那又怎么样?现在,不过是一块任我玩弄的肉罢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